25选5开奖记录
四川省律師協會 > 業務交流 正文

民法總則為何規定撤銷監護人資格制度?

2017-03-17   來源:律事通

 

作者:柳沛,浙江中銘律師事務所 

來源:律事通(微信號:yunfalvshitong)
 
  所有法律人都關心的民法總則來了!3月15日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以下簡稱《民法總則》)將于2017年10月1日正式施行,民法涉及每個人從生到死、從工作到生活的各個領域,時時和我們發生著關系。如今距離上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討論民法典草案,已逾15年。這些年來,社會上方方面面的變化深刻而又廣泛,依法治國的理念漸漸地深入人心。柳沛律師將會為我們解讀《民法總則》中的亮點問題——撤銷監護人制度。

  一、引言 
  作為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的重頭戲之一——民法總則通過實施。民法總則共十一章,二百零六條。其中主要有十大亮點,本文對其中撤銷監護人資格制度結合部分案例做一個簡要的解讀,讓大家了解該制度設定背后的深遠意義。
 
  二、《民法通則》中監護人制度的規定 
  根據《民法通則》第十六條的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經死亡或者沒有監護能力的,由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等有監護能力的人擔任監護人。”可見,未成年人自出生以來,父母便自然取得監護人的身份和地位。這樣一種制度安排的背后其實隱含或默認了一個前提事實,那便是父母監護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長。但現實生活往往不盡如人意。
  案例1:3.31南京虐童案 
  2015年,曾引起廣泛關注的“3.31南京虐童案”,9歲男童施某的養母李征琴對其長期打罵,用抓癢耙、跳繩抽打施某身體及腳踩,致施某雙手、雙腳、背部大面積出現紅腫痕跡。經鑒定,施某身體挫傷面積超過體表面積的10%,屬輕傷一級,其養母李征琴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
  案例2:撤銷監護權第一案 
  同年,10歲女孩小玲的父親邵某經常毆打、虐待小玲,甚至對其實施強奸、猥褻等行為,小玲母親也對其不聞不問。后當地民政局向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受害女孩父母的監護權,由民政局享有監護權。銅山區人民法院支持了其訴訟請求。該案件成為“撤銷監護權第一案”,被最高人民法院作為典型案例公布,也被寫入了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
  福建省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村民林某某也因多次使用菜刀割傷年僅九歲的親生兒子小龍的后背、雙臂而被撤銷監護人……當大多數父母將孩子捧在手心視為珍寶之時,也有個別父母沒有盡到監護職責,甚至用各種方式傷害著自己的親生子女。這種現象的發生也恰好從側面反映出法律對監護權退出規范的缺失。

  三、《民法總則》中監護人制度的體系設計 
  雖然在《民法通則》第二十條、《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五十三條有規定“撤銷監護權人資格”的條款,但卻規定得較為原則,缺乏可操作性。在司法實務中,“有關人員或有關單位”、“不履行監護職責或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等字眼都比較籠統模糊,甚至到法院起訴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起訴主體的困難,法院在沒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處理這類案件也極其謹慎。
  但現實中的一個個案件又急需解決,于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聯合發布了《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自2015年1月1日起實施。
  本次《民法總則》在修訂過程中將該文件中的部分內容予以概括吸收,提煉上升為法律的原則性規定,進一步補充完善了我國監護人制度的體系設計,將監護人資格的進入、退出、有條件地再次進入等方面均做了具體規定,以法律的形式固定在民法總則部分,再配以具體實施細則的文件(如前述四部門聯合發布的意見)將制度落地生根,使監護權部分內容更加豐富完整,真正做到有法可依,也讓撤銷監護權資格訴訟在法院審理過程中更加容易落到實處。
  在《民法總則》有了撤銷監護權這一指導性原則的情況下,下面的措施實施起來也就更有法律依據和操作指向。
  1、“誰來提出”撤銷監護人資格之訴? 
  根據《意見》第二十七條的規定:下列單位和人員有權向法院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 
  (一)未成年人的其他監護人,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關系密切的其他親屬、朋友; 
  (二)未成年人住所地的村(居)民委員會,未成年人父、母所在單位; 
  (三)民政部門及其設立的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 
  (四)共青團、婦聯、關工委、學校等團體和單位。
  “民政部門作為‘兜底部門’,在找不到其他主體部門時,它就必須作為向法院提出申請的主體部門。”
  2、“哪些情形”可以提起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之訴? 
  《民法總則》第三十六條概括為三種情形: 
  (一)實施嚴重損害被監護人身心健康行為的; 
  (二)怠于履行監護職責,或者無法履行監護職責并且拒絕將監護職責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給他人,導致被監護人處于危困狀態的; 
  (三)實施嚴重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其他行為的。
  《意見》第三十五條進一步將其細化為,被申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決撤銷其監護人資格: 
  (一)性侵害、出賣、遺棄、虐待、暴力傷害未成年人,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  
  (二)將未成年人置于無人監管和照看的狀態,導致未成年人面臨死亡或者嚴重傷害危險,經教育不改的; 
  (三)拒不履行監護職責長達六個月以上,導致未成年人流離失所或者生活無著的; 
  (四)有吸毒、賭博、長期酗酒等惡習無法正確履行監護職責或者因服刑等原因無法履行監護職責,致使未成年人處于困境或者危險狀態的; 
  (五)脅迫、誘騙、利用未成年人乞討,經公安機關和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等部門三次以上批評教育拒不改正,嚴重影響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學習的; 
  (六)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行為,情節惡劣的; 
  (七)有其他嚴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行為的。
  3、怎樣恢復監護人資格? 
  《民法總則》第三十八條將其概括為:“被監護人的父母或者子女被人民法院撤銷監護人資格后,除對被監護人實施故意犯罪的外,確有悔改表現的,經其申請,人民法院可以在尊重被監護人真實意愿的前提下,視情況恢復其監護人資格,人民法院指定的監護人與被監護人的監護關系同時終止。”
  《意見》第三十八條將其進一步細化為:“被撤銷監護人資格的侵害人,自監護人資格被撤銷之日起三個月至一年內,可以書面向人民法院申請恢復監護人資格,并應當提交相關證據。”這樣規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盡量減少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數量,盡可能地維護親情,尊重未成年人的真實意愿,促使未成年人回歸家庭。
  同時,《意見》也對一些情形作了永久剝奪監護資格的規定: 
  (一)性侵害、出賣未成年人的; 
  (二)虐待、遺棄未成年人六個月以上、多次遺棄未成年人,并且造成重傷以上嚴重后果的; 
  (三)因監護侵害行為被判5年徒刑以上的。
  對部分嚴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作了禁止性規定。

  四、結語 
  未成年人并不是他們父母的私有財產,可以關起門來任憑處置,他們是祖國未來的希望,是社會成員的一分子,也享有家庭生活中最基本的民事權利保障。如果他們的父母不履行或無法正確履行其監護職責,那么國家機關在追究其父母法律責任的同時,也會根據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將對未成年人的監護義務交由民政局或其他組織來承擔,進而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編輯:四川省律師協會秘書處 ]
 
 
 
25选5开奖记录 鼎盛时时彩平台登录 快三追二同号稳赚不陪 天津时时app 北京pk赛车20分钟一期 大地网投官方网站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t6国际在线娱乐平台 捕鱼达人是哪个公司开发的 时时彩攻略与实战技巧 理财买大小单双是骗局吗